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五毒斩灵剑
    ‘血扇公子’慕容桥则是吴轩必不可放过之人,加上此时他被毒鸦老人重伤至本源,将死未死,一身的性命也要去掉七八成,正是生命垂危,最好下手之际。就算其一身的修为远高于自己,但此刻也被抵消完了,如此良机,此时不用何时用?

     所以自从那一日离开之后,吴轩就每日在住处私设祭台,通过‘钉头七箭书’诅咒‘血扇公子’慕容桥。

     也自那日之起,在无妄宗昏迷的‘血扇公子’慕容桥的身体每况愈下,重伤未愈,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虽经无妄宗众多妙手医道高人,却依旧毫无起色,药石难医,这门传自‘莫问尘’的钉头七箭书也不知是何来历,诡异莫名,竟然丝毫不被察觉。

     而等到吴轩等人一路跋涉将近二十一天,快要来到黑河城边境的时候,在无妄宗中慕容桥已经陷入了弥留之际,众多医道圣手都毫无办法。

     与此同时,吴轩一直放在身边的那个从路边随手折下来的杨柳树枝已经被他削好了,初见轮廓,那是一支只有三寸左右的箭。

     那杨柳枝箭巧精致,上面雕刻着一个个奇形怪状,看似毫无用处的神秘符文。

     吴轩将其藏在身边,每日燃一根香供奉,以‘先天离魂玄光’温养。

     等到了第三七二十一天的时候,正当午夜十二,吴轩再次设立祭坛,供奉草人玩偶,立天地二幡,日月上下二灯,三叩九拜祭拜冥冥中代表天地规则的虚无大道君。

     他抽出随身日日以‘先天离魂玄光’孕养的杨柳枝箭,用刀锋割破手掌,鲜血沁在箭表面,将上面一连串奇形怪状的符咒全部染红,立即一抹妖异的血色从上面绽放,但旋即又收敛无踪。

     吴轩面色沉稳,一箭刺出,杨柳枝箭正好钉死在那稻草人玩偶的心口正中,立刻‘砰’的炸开了,供奉在神龛上的那块带着‘血扇公子’慕容桥血液的碎布片同时无故自燃起来。

     立时吴轩就感到冥冥中一股神秘而伟大的力量悄然而至,同时他只觉得脑海一阵晕眩,好像从虚无中一种强大的吸引力从自己的身上源源不断攫取了某种自己极为珍贵的东西。

     “‘钉头七箭书’成了。”吴轩身体僵硬,满头大汗,大口喘着粗气,心里头却欣喜道。

     而与此同时,远在泸州行省东方的无妄宗宗门内,陷入弥留之际的‘血扇公子’慕容桥,却突然猛地睁开了双眼,血丝遍布眼球,眼睛睁得老大,大吼一声,双手死死的捂住胸口,就再也没有了声息,只留下临死前那刻狰狞的死相,引起了一片照顾他的下人们的骚动与惊恐。

     ……

     第二日,当吴轩推开房门走出房间的那一刻,一缕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他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五个玄秘的大字:“五毒斩灵剑。”

     不过再仔细看他的面容,似乎有一些疲倦,有些病态的蜡黄,没有前些日子中那么光洁油亮的皮肤,而更触目惊心的是,吴轩原本满头乌黑的头发,其中有一大片一大片斑驳苍苍。

     一夜之间,他已经是少年白头。

     ……

     《五毒斩灵剑》共分为灭灵、陷灵、绝灵、戮灵、斩灵五剑。

     其名曰:金蛛陷灵剑、残蛇灭灵剑、寒蟾绝灵剑、阴蜈戮灵剑以及冥蝎斩灵剑,乃是南疆边荒大教‘五毒教’所传的根本**之一。

     这是真正的地级功法,甚至比天下无妄宗中所存的三大镇派地级功法之首,也就是牧嘘公子所修行的那门《先天梵阳功》还要高深。

     当日,吴轩以《钉头七箭书》隔空狙杀‘血扇公子’慕容桥,冥冥中他的意志似乎进入了某一虚幻的时空长河之中,他似乎隔着无尽幽远的距离能够感受到‘血扇公子’慕容桥在生死绝望的那一刻无尽的思维波动。

     那混乱的记忆就像是一团乱麻,自己的思维就如同闯入了一个混杂的世界,能够感受到无数的光团流转碰撞,他就从其中一个猩红色的光团中感受到了‘血扇公子’慕容桥所修炼的那一门《化血魔功》的气息,但是他那时候就是一团虚无,在在与不在之间存在,就像是举世皆寂静只剩下自己的思维,空洞而恐惧,在时空长河中不断冲刷,无从选择。

     就在这个时刻,在他脑海中那一直静静呆着的‘碎纸片’突然轻轻一震,从时光长河中掠取了一团泛着五色微光的影子,一瞬间便没入自己的灵海,然后吴轩就醒来了。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全身无一处不在疼痛,像是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的样子,发色斑斑,他照着镜子,自己竟然一夜少年白头,所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然后他就感受到自己的脑海中已经多出了这一门《五毒斩灵剑》。

     对于这门功法的信息,他就像是无师自通,了然于胸。

     这是一门地级巅峰的功法。

     而当时吴轩的心情是极端欣喜的,虽然耗费了自己十数年的寿元,得到的却是一门堂堂地级程度的功法。

     殷王朝虽然地域广袤,宗门林立,玄门秘法层出不穷,但越往上走,功法秘籍就越罕见,地级程度的功法基本上都是每一个大宗大派的镇派根基,严防死守,绝非外人可以观看觊觎的。

     吴轩哪里接触过这等程度的功法秘籍,他这辈子所接触过的最高深的秘籍,只是区区一门人阶中期的《神鸩毒蛛经》,就是这门功法还是自己筹谋了数年,费尽千辛万苦才机缘所得。

     这两者差距太大,下层人们想要得到一门直通高深境界的功法谈何容易,往往筹谋数十年而无所得,一门地级程度的玄门秘籍所代表的就是一门大门派的镇宗根基,镇派底蕴,代表着直通更高层次境界的道缘钥匙。

     何况这门《五毒斩灵剑》还是名列‘八荒**神功谱’中的奇门绝艺,这才是吴轩心动的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