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钉头七箭书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的时间,一切都风平浪静。

     正如吴轩所料的一般,在接下来几次查血中,没有发生任何意外,那门‘五玄归一法’牢牢的锁住了他体内的法力,将整个境界限制在通气境以下,吴轩也因此瞒过宗门内负责替牧嘘公子采集三阳精血的执事。

     日子一切又回到了平常,而那神秘人也依旧一言不发,就如同活死人一般,整天躺在床榻之上,茫然的看着空气,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无论吴轩怎样的与他话,他都一语不发,宛如一个木头人,失魂落魄。

     但吴轩很清楚此人的来历绝非简单,否则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拿出来那门即便是现在想来还觉得深奥无比的‘五玄归一法。’

     他就深深抱着‘奇货可居’这一个目标,不但不觉得这人是个累赘,反而照顾伺候的更加起力了,吴轩的心思比同龄人要深沉的多,在宗门内隐藏那么多年都坚持下来了,照顾一个半废人对他来就不是什么事情。

     吴轩伺候照顾的那么卖力,他还想从这神秘人身上再套出些什么东西来呢!

     就这么又是一连十几天过去了,吴轩一如既往的照顾着神秘人的起居、吃喝。来也奇怪,这神秘人这些天一直躺着床榻之上,也没有见他下来过,更别没有什么洗漱清洁,但一身依旧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像是一丝灰尘都没有落到他的身上。

     “真不知道他是如何解决拉撒睡的。”吴轩心中不无恶趣味的想着。

     “你想要报仇吗?”而就在这时,正在打扫房间卫生的吴轩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像是有莫大魔力的声音,清脆无比,却好似炸雷在耳边炸响,震得他整个人身子一僵,不由得停在了那里。

     半响后他才缓缓地回头,目光呆滞的看向床榻之上的那个人影,那个神秘人此刻双目炯炯的正朝着他望了过来。

     看着那双看似年轻,但却深邃无比的眸子,吴轩忍不住呆了呆,有些迟疑道:“你……”

     这家伙一连这么多天都没有话,现在怎么突然间就话了,而且一话就放出了个大招。

     只是现在吴轩也不知道他话语中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敢轻易应答。

     “我能感觉到你心底的怨气。那股气息你压抑着却没有释放出来,你似乎对这里的某个人或者某些事情,充满了忿……”那个人此刻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吴轩,他根本没有动嘴唇,但声音却不由自主地传入到吴轩的耳边。

     “我可以教你一门神通,可以,助你报仇。”他的声音继续传入到吴轩的耳朵中。

     “然后呢?你需要我做什么?”经历过最开始的错愕和惊讶,吴轩的神色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他放下手中的扫帚和簸箕,目光平淡的看着床榻上躺着的神秘人。

     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以他对这神秘人的了解和对人性的认知,这么多天都不话,现在突然间就这么直指核心,心血来潮,绝对不可能是别无所求,只是他不知道这神秘人到底要什么?

     “你不用怀疑,我教你的只是一个引子,并不是克敌制胜的法门。你若是想要得到其他东西,自然需要你拿命来换,或者你的寿元来换。”那神秘人侧卧在床榻上,目光越发的幽深和炯炯,缓缓开口道。

     “我要教予你的,名为——钉头七箭书。”他口中一字一句的道,尤其是在到最后5个字的时候,话语中突然多出了几分诡异和古怪的味道。

     “钉头七箭书。”吴轩的瞳孔骤然放大,然后眼白往内收缩。

     “不过这门功法不全,我也只有其中一部分,但却可以助你咒杀于仇人。并且我有一法,可以借助这门咒术之能,剥离受咒者一部分精魄还于己身,使你得到其隐藏在记忆深处的某些秘密,例如——功法。”神秘人就这么看着他,口中吐出来的却是如魔鬼的诱惑一般的言语。

     他深深的看着吴轩,一字一句的道:“不过这门咒法起源于上古,来历不明,颇为邪异,咒法需设坛、做法、献祭,钉头七箭书所需要献祭的就是你的命,你的寿元。可谓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如此,你还愿意学吗?”

     “这又有何难?”吴轩不屑的看着他,一脸的桀骜。

     相比于被困在这仿佛监牢一般的宗门内,如同牲畜一般被人畜养取血,别是耗费寿元,就算是要这条命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既然如此,那可以开始了。”那神秘人突然叹息了一声,出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他又重新仰头,睡倒在床榻之上,不再言语。

     “你这是什么意思?”吴轩看着他,缓缓沉声的道。

     “法诀我已经传授给你了,能够学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那神秘人不再抬头,但他的声音却依旧缓缓地钻入吴轩的耳朵中。

     “传授给我了?”吴轩一愣神,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察到了什么,猛然一回头,却看到整面墙上密密麻麻排列着一行行字,上书笔走龙蛇显示触目惊心的五个大字——钉头七箭书。

     “这是?”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由得一愣神,然后耳畔却又继续传来一声冷漠的声音。

     “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你只有三天时间。这些字就会彻底的消失,无论你用什么方法记都是记录不下来的。你只能用脑海死记硬背,如果三天的时间你背不下来全篇,那就明你与这门功法无缘。”那声音继续响起,声音轻描淡写,但却又冷漠无比,冰凉凉的没有一情绪。

     吴轩倒吸了一口冷气,心头微惊,赶紧热切地瞧着墙上去。他只有三天的时间,这里有上万个字,三天的时间内他需要通篇一字不落的背下来,所以一分时间都浪费不得。

     他一都没觉得这神秘人在忽悠自己,他有个感觉,这神秘人三天,三天之后就肯定会让这些字全部消失。所以现在他一时间都浪费不得,他没时间去考究这钉头七箭书的来历,也没有时间去关心其它,他只有三天的时间。

     之前这神秘人让那‘五玄归一法’的功法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的衣服上,自己在修炼无误后,就已经将那件衣服都烧成灰烬,并且顺便将三十六根钉玄桩的痕迹彻底从卧虎涧中打扫干净。

     现在这神秘人又让这‘钉头七箭书’的功法出现在墙壁上,手段堪称是诡谲,他三天以后就会让其消失,就肯定有能力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