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鳏寡孤独残
    “你这《燃血**》用的也是不错,竟能从我的手中逃遁了这么久。不过你又怎知这猫戏老鼠的畅快之感,虽然避过了刚才那一招,那我倒要看看,那下一掌你又究竟要怎么抵挡?”

     毒鸦老人依旧面带冷笑,在半空中道。

     一黑一白一红一黄四个造型古朴的铜茶壶在他身边悬浮,同时发出嗡鸣声微微颤动,散发出一种庞大的玄灵气息。

     “该死的老杂种,你就真置于我五毒教的威名于无物吗?我爷爷是五毒教五大长老之一的‘金蜈长老’慕容成德,你今日伤我,心他日定然会有人亲自出手要了你的狗头。”

     ‘血扇公子’慕容桥喘气站在地面上,虽然心中还有些倚仗,但显然已经有些色厉内荏了,他脸上带着血迹,披头散发,面色有些恐怖,抬头对着天空的毒鸦老人道。

     “五毒教算个屁!子,你太高看你们那蛮夷之宗了,也太看我中原大地的英雄好汉了。老子我要是不敢惹事,又怎么会出手?你犯了我的忌讳,那今日就只有一个死字,谁来了也不管用。”

     毒鸦老人站在天空中,冷冷的道。

     “真的吗?谁来了也不管用?毒鸦老怪,你堵在我无妄宗的门口,还要肆无忌惮的出手杀人,真当我无妄宗的脸面是任由你奚落的吗?”

     正在这时,从无妄宗内门内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紧跟着四五道光芒裹挟着人影,从内门穿梭而来,来到山门近前。

     却是几个身穿白袍的宗门执事,为首的是一名紫袍的青年人,面容俊朗,只是眉毛尖细,鼻梁若鹰钩,显得整个人阴郁了几分,此刻他满脸的意气风发,背负着双手,桀骜不驯的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毒鸦老人。

     “刚打了一个杂种,又来了一个?站在这里和我这么话,你就是那无妄宗所谓的那狗屁‘牧嘘公子’吧!你老子就是这么教你如何尊敬长辈的吗?”

     天空中,一身绿袍的毒鸦老人硕大的鼻孔一翻,又同时翻了翻眼睛,露出两个大大的眼白,不无鄙视的道。

     “老怪物,看来你今日真的想在我无妄宗门前撒野了。”

     那牧嘘公子闻言,脸上此刻又阴冷了几分,他刚刚修成《先天梵阳功》,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现在自己的拜把子结拜兄弟被人打到了门口,如果他再不出手,那要以后江湖同道怎么评价他?

     更何况五毒教也是南疆边荒崛起的大宗大教,当初之所以与这血扇公子交好,他也是希望通过这‘血扇公子’慕容桥的搭线,与五毒教搭上关联。所以很早就与‘血扇公子’慕容桥两人勾肩搭背了,如果今日这慕容桥被这毒鸦老人一掌毙于无妄宗的门前,且不之前的那些精力都白费了,恐怕还要惹的五毒教不满。

     尤其是这‘血扇公子’慕容桥的亲爷爷,乃是五毒教五大长老之一的‘金蜈长老’慕容成德,若是惹的其怨怼,那个时候可就有得不偿失了。

     所以于情于理他都要出来,何况他此时神功成,又在自家宗门内,颇有倚仗,并不惧怕在这泸州行省尖散修中鼎鼎大名凶名昭著的毒鸦老人。

     吴轩在一旁和其他幸存的宗门奴偷偷看着,他在人群中,看到了好几个熟人,那柳和风也在其内。

     “牧嘘公子,那么听起来今日你要阻拦老朽报仇了。”

     毒鸦老人听到他这句话脸上一变,整个神情都变得阴冷了起来,那双巨大的三角眼向下望去,带着几分凶戾之色。

     “阻你报仇又如何?你在我无妄宗门口行凶,我不知道你到底有几分胆子,看来你在你的毒鸦岛逍遥惯了,真不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劝你就此罢手,不然的话给自己惹来天大的麻烦那就不好了。”

     牧嘘公子看着他,抬头冷笑道。

     “呵呵呵呵!”

     便在这时就听到天空中一阵怪笑,那身材矮的毒鸦老人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翻,仿若患了失心疯似的。

     牧嘘公子等人都不知道这老怪物发什么疯,难道是精神出问题了?

     没想到这时候那毒鸦老人突然面孔一顿,一双巨大的三角眼闪现出凶戾来,开口厉声道:“既然如此,那么你们就一起死吧!”

     他手掌一抬,在他身边悬浮的那一黑一白一红一黄四把铜茶壶同时震荡开来,旋转成一个立体的阵法,壶嘴同时喷薄出一道洪流,化作一红一白一黑一黄四只齐人高的巨大烟鸦,扑腾着巨大的翅膀,发出尖锐的怪叫声,就向着地面飞扑而去。

     “老怪物你找死。”这个时候,那牧嘘公子冷喝了一声,双手一抬,在他的头钻出一道巨大冲天的火光,若隐若无有灵符闪现。

     “先天梵阳!”

     他双手同时缭绕出两道巨大的火龙,袖子直接化成了灰烬,露出两只白皙精壮的手臂。强大的爆炸性的炙热气息带着某种隐隐的硫磺味道,向着那猛扑过来的烟鸦冲击而去。

     紧跟着他四周的那四五名宗门执事同时出手,一道道强大的攻击力量向着天空中飞扑而来的四大烟鸦冲击而去。

     “牧嘘兄,我也来祝你一臂之力。”身后萎靡不堪的‘血扇公子’慕容桥此刻也是精神一振,忽然,手一抬,一直不肯撒手的血扇被他扔到了头上空,然后血扇打开,其中五根扇骨突然脱落而出,旋转着形成一道立体的阵法。

     那五根扇骨骤然扩大了几分,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雕刻的,就像是浸透了鲜血,在半空隐隐的还散发出血腥味道,直接在那‘血扇公子’慕容桥周身幻化成五道巨大的光柱,每一根扇骨上面都有一个字,“鳏、寡、孤、独、残!”

     老年无妻叫做‘鳏’,朽年无夫被称作‘寡’,暮年没有子嗣是‘孤’,幼年丧父是‘独’,身体残疾代表着‘残’。

     人生最苦难的五件事,五弊三缺中的五弊,这血扇的五根扇骨上赫然带着几分腐朽的味道,是咒道高人精心炼制的法器。

     而此时此刻,那腐朽和血腥的味道散发出来,混合着先天梵阳功的硫磺气息,以及其余几大宗门执事全力的一道道攻击,向着天空中毒鸦老人释放的四大烟鸦攻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