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道基
    吴轩这么一想,“对啊,这莫问尘的也没有错。”

     如果只是单单夺舍这件事的话,那么自己确实也算是外道邪魔。虽然这件事情并非是他的控制,自己也算是身不由己,醒来后就已经在这具婴儿的身体内了。

     不过按照着莫问尘的法,看样子自己与这身体的融合还并非夺舍那么简单。好像是涉及到更加复杂的关系,所以才让这莫问尘这么措手不及,这么惊慌失措。

     不过这样也让吴轩原本陷入绝望的心多了几分期盼,或许自己也未必是在劫难逃。

     但是这时那莫问尘已经厉声冷喝了起来,看着吴轩的眸子,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整个人的面容都像是彻底扭曲了起来,再也没有了以往那种出尘飘渺的感觉。

     “我确实是失算了,但你也莫要高兴得太早。我命中终究会有一次死劫,要么生要么死。不过我心有不甘,亦有怨愤,还有仇人逍遥法外,就算是死局,我也要拼上一拼,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他看着吴轩,原本灰败的脸上似乎渐渐多出来一丝的光泽起来,像是重拾了信心,吴轩是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心道不好,但此时已然来不及制止他了。

     就见那莫问尘缓缓抬出另外一只左手,就这么往自己的头轻轻一抹。他头的白色光华隐隐形成了一团栩栩如生的灵芝形状,然后整个没入了他的身体内部。

     然后,一道半透明的灵魂从他的肉身中走了出来,这么一步跨入到吴轩的面前,与他四目相对。

     那莫问尘的身材清瘦,就这么走到吴轩的面前,他们都很清楚看到彼此,吴轩虽然手不能动,口不能言,但也依然看见了莫问尘的那半透明的灵魂身体。

     “这是灵魂出窍……”此刻吴轩瞪大了眼睛,脑海中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

     然后就见到那莫问尘的灵魂又走向前一步,一下跨入了吴轩被封禁不能动弹的肉身当中,二者合二为一。

     吴轩的心头刚叫了一声,“不好。”

     就见原本围绕在那莫问尘肉身周围的一十三枚血色符篆微微一颤,骤然‘呼’的一声扩大开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弧,将他们二者同时容纳在其中,并且兀自地旋转起来。

     一个半透明的血色圆弧就如一个巨大的蛋壳,将一切生息以及灵魂波动都死死的封锁在其中。

     身处在其中被莫问尘灵魂出窍钻入肉身当中的吴轩,就感觉到‘嗡’的一声,大脑一昏,整个人的眼前只觉得天昏地暗,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就彻底陷入了昏睡当中。

     房间内,一片微弱的红光闪烁,只有那一十三枚血色符篆还在不停的流转,释放出来那半圆形的血色光罩,将他们二人同时容纳在其中。

     只见那莫问尘原本的肉身就站在那里,光罩内微微一阵颤动,那莫问尘的肉身就像是尘土流光一般,一一崩散,化为虚无,风一吹就彻底的消失在空气当中。

     而在原地只剩下吴轩一个人的身体,仰面栽倒,似乎在呼呼大睡,而在他的身体周围,一黑一白两道光弧不断的此起彼伏,你来我往,像是在互相争斗,又像是在融合,片刻后就再也分不清你我,陷入了混沌状态当中。

     而此刻在那外面,只剩下那张原本存在莫问尘身体当中的神秘泛黄的碎纸片,依然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它围绕着吴轩的身体旋转了好几圈,突然‘嗖’的一下,瞬间飙射到吴轩的眉心,一下化作了一团黄光,没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等到吴轩再次悠悠醒转的时候,意识还不清楚。

     最后他的耳边只余下一个幽幽的叹息:“果然天命不可违,我最终还是失败了啊。”

     然后血色光罩崩散,阳光透过门缝射了过来,狭窄简陋的房间内,吴轩的双眼渐渐变得清晰,他的脑海中依旧回荡的还是莫问尘最后那悠悠而来的叹息声。

     “还是败了啊,果然是天要亡我,非战之罪。一步错步步错,不能回头,也无法回头,既然如此,就算你是外道邪魔,就算是以我之身成全了你又如何?”

     吴轩脑海中回荡的全都是莫问尘的声音。

     “九窍圣火,焚我道基,我一生道果不存,却还有着最后一丝至为精纯的灵魂精粹。既然我无法借你之身得以衍生,那么就全数馈赠给你又如何?你心性不错,但资质伪劣,我将我一身修为最精粹的一反馈给你,帮你补全身体与灵魂的协调问题,补足道基。”

     “你受我莫大因果,体内更有我的执念,冥冥中自有注定和牵绊,必要替我报仇,否则他日你定会道基崩溃,发狂疯魔而死。”

     最后,莫问尘的声音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已经变得微弱无比,几乎不可闻,但声音却透露出他极大的恨意。

     “记住,我乃是禹域长生宗第三十八代嫡传道子——莫问尘。如果,你有一日能够去禹域的话,替我去长生宗……”

     “我之仇敌,乃渡罪神教此代圣女‘巢夜梦’那个贱人。”

     “还有那纸……”

     到最后他声音已经不下去了,他似乎想竭尽全力表达出什么,但已然无力,吴轩一个字也没有听到。

     ‘呼!’长出了一口气,吴轩只觉得腿脚发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只觉得今日发生的一切都光怪陆离,宛如在梦中一般。

     那莫问尘最后残存的精魂全部都反馈到自己的身上,补足了道基,弥补了他肉身与灵魂的不融洽处,从此之后,吴轩才真的是吴轩。

     而最后因为莫问尘已经魂飞魄散,所有的力量都成全了自己,所以吴轩从其中得到的残碎记忆并不多。

     只是依稀记得莫问尘似乎是禹域的一个什么大宗的地位极高的嫡传弟子,因为被渡罪神教的圣女‘巢夜梦’所引诱和迷惑,为她从宗门中盗出来一件门中至宝,最后却遭欺骗,不但为此背叛了宗门,还惨遭九窍圣火焚烧,一身道基尽毁,所以他才如此怨恨。

     “只是那禹域是什么地方?在哪里?”吴轩抬头看了眼房,有些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