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神鸩毒蛛经
    吴轩的来历很奇特,他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甚至并不像是他现在所表现出来面貌上的年龄,他来自一个机器声轰鸣,汽车奔驰的钢筋混泥土的世界,来自那拥挤的人群。

     因为一场意外,他莫名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当他醒来后,就已然是如此。

     以前他到底叫什么,吴轩自己其实也快记不清楚了,但是他现在叫吴轩,这是他还在襁褓中的时候,那对年轻的夫妇亲口给他取的。

     谁也不知道,在那段生命最脆弱的时刻,他清晰好奇的感知着周围的一切,感知着这新的世界,感激着生命带给他的另一次奇迹。

     当然他不是从母体中就开始诞生的,当吴轩来到现在的这个身体的时候,这个身体已经九个月了,一个九个月尚在襁褓中的婴孩懂什么?能记住什么?恐怕没有人会这么觉得。

     但吴轩却偏偏什么都记住了,他记住了父母每一次在他耳边的耳鬓厮磨,每一次在他耳边的喃喃细语,还有那一日的血光之灾。

     “是这个孩子吗?”

     “没错,公子,就是这个孩子。黑河城吴家少主的亲子,甲子年出生,天生三阳血,已经调查了,确凿无疑。”

     “那就把这个孩子带走吧!黑河城?一个区区郡县管辖的城罢了。这种势力,无妄宗翻手能灭掉一大片,我修炼《先天梵阳功》损伤了道基,必须需要天生三阳血的未破身的孩童的血液辅助治疗,我已经通过宗门下了死命令,命令宗门内各下辖势力搜集三阳血孩童。”

     “按照传来的情报,这黑河城之主吴家的这个孩子是最先确定的,其他的还在等着汇报,如果不是正好顺路,而且最近气血难安,急需三阳之血疗伤,补足根基,本公子也不会亲自顺道走一趟。”

     ……

     “你们干什么?”

     “不要夺走我的孩子。”

     “这种事情毕竟不甚光彩,传出去有损我无妄宗的名声,柳和风,所有在场知情的人全部杀了吧!”牧嘘公子冰冷的声音在襁褓中还是婴童的吴轩的耳朵中响起。

     “是,公子!”

     然后,就听到的是一阵刀兵相接的声音以及此起彼伏的惨叫。

     “公子,一切都已经办妥。吴家少主夫妇是带孩子来郊游踏青,身边只带了十几名护卫和两名侍女,周围也没有其他的围观者。”

     “留下两个人收拾一下,不要留下什么残迹,我们走。”牧嘘公子的声音高高在上,冰冷无比。

     “是!”耳边传来柳随风恭敬的声音。

     吴轩甚至还能够回想起来,在那颠簸的马车之中,自己第一次被吸取鲜血时那痛彻心扉的痛苦,换来的只是牧嘘公子一声满足的叹息声,然后自己就像是被扔垃圾的一样扔到马车下一名仆人的怀中。

     如果不是牧嘘公子急需源源不断的三阳血供应,而自己又命大,硬生生的没有夭折的话,那自己早就化为路边的一堆枯骨了。

     谁会想到一个孩子的记忆,就连当初的牧嘘公子和柳和风恐怕都绝对不会想到,有人会记住他们的脸以及发生的一切。

     然后,吴轩便和其他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被搜集而来的婴儿一起,被当成血猪养在了无妄宗之内,他们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源源不断的为无妄宗主之子,尊贵而高高在上的牧嘘公子提供体内珍贵的三阳精血,以供其修炼那门《先天梵阳功》。

     这些婴孩全部无父无母,对外则宣称全部都是孤儿,只有吴轩很清楚,这些孩童的来历恐怕都和自己一样,他们的家庭已遭遇不测。

     而吴轩深深知道在这种神通道法显迹,玄门秘技层出不穷的世界,身为泸州行省四神宗之首,拥有武王级存在坐镇的天下无妄宗到底拥有何种强的势力。所以他只能隐忍,谦卑顺从地活着,在暗中一步一步的实行着他的计划。

     身为泸州行省四神宗之首,无妄宗内人人习武练气,神通术法层出不穷,他开始偷学自己人生中能学到的第一份修行法门。

     谁能想到一个孩子竟如此隐忍和博闻强记,一一从支离破碎中拼出了负责照顾他们的宗门仆从日常所修炼的《北斗还魂录》这一门炼魂为主,炼气为辅的肤浅功法。

     这一门修行法吴轩一共在心翼翼中苦苦修炼了四年零五个月,才修炼到第三层,然后他怕被别人发现异常,没有再继续行下去,而是强行打散,反馈本源,扩张经脉。

     《北斗还魂录》虽然是粗浅功法,却也是走的玄门正宗路线,根基扎实无比,乃是通过祭祀北斗上古的星辰,修炼魂魄之法门,而炼气则只是附带的效果,虽然肉身搏杀争斗或许不如其它粗浅功夫,但却胜在能扩大延伸灵魂的宽广度,返魂本源,不虞有外魔之忧。

     那是正宗实打实的玄门之法,乃是传承于当世中土大殷王朝三山五岳二十八宿中的尖宗门《北斗星辰道》——‘离魂入舍引’中最外门的筑基功夫。

     只是修炼到第三层之后,就必须面见北斗,设立祭坛,沐浴更衣之后,以香火祭祀之法遥祭上古星辰,沟通其冥冥之中的意念,转修星辰穴窍,据正宗的北斗星辰道一共要沟通全身一百零八处大穴,开辟三百六十道穴窍,聚集出星辰道体,举手投足间都有莫大威能,才算是进入此道。

     而没有了祭祀条件以及缺乏后续的法门,这也是吴轩强行打散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本源,重修它法的原因之一。

     而《北斗还魂法》虽然粗浅,但却重在修心炼魂,而吴轩从一岁多时就开始修炼此门,日常枯燥,能一心一意修炼冥想,反而有了长足的境地,他原本就有两世叠加的灵魂,先天灵魂本来就浑厚无比,现在一经修炼,更是得天独厚。

     等到吴轩五岁的时候,他已然可以略微的神念扩展,这也更方便他偷师以及偷窥功法,毕竟能来到他们那个地方的能有什么大高手?谁又会防着一个四五岁了孩子。

     后来他又无意中得到了一个讯息,那就是如果进入通气阶段,一般就会进入神通道法、玄门秘术、奇门秘技的本源交汇,也就是炼法涉及到骨髓血肉,就会损伤三阳血的纯净,所以从此以后,吴轩再也不敢将哪门功法修炼到极高的程度,免得不注意意外突破。

     而是一心一意的修炼功法,然后又打散回归本源,一一的增长魂命,扩展经脉,开辟出那些细不被察觉的脉络,他自幼灵魂强大,又苦修灵魂秘法,这方面得天独厚,远超过其他同龄人,甚至超过那些修炼了十几年的人,所以一一的积累。

     《白狼啸月诀》《月华不动经》《武霖玄天秘本》《子五阴阳诀》……吴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换了多少本玄门秘法,虽然都不是什么无妄宗典藏或者束之高阁的高深秘法,但也算是各有侧重,或者针对肉身,或者针对经脉,或者针对体内密轮,或者针对灵魂,他的灵魂强度不断的增强,神念扩展的越来越大,经脉开辟越来越多,越来越宽广坚韧,根基也越来越厚。

     直到几年前,他觉得自己进无可进之后,已然到了一个瓶颈,开始转修那门偶然所得的人阶初级功法——《神鸠毒蛛经》,这也是他今天所修炼的这门召唤毒虫的功法的由来。